兴化市古镇木船制造有限公司
新闻资讯

大理阳光海岸 那一百搜木船

大理阳光,加一段空阔的洱海海岸。这样的风景在双廊玉几岛,会是什么样的效果?这时的你,恐怕只想搬一把躺椅,面朝洱海,晒太阳,看云,听风,感受时光像丝绸一样在指缝间滑过的柔软细腻,什么都不想。

  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寻找的生活,喧嚣世界里安安静静的一隅,寂静得仿佛能听得见时间流淌的声音,听得见自己的心跳,听得见一只蝴蝶对季节的吟咏。

  所以,那天突然撞入阳光海岸客栈时,那片时光仿佛瞬间就凝固在了静谧中,让我忍不住透露了最新小说里女主人公苗透透的格言:总得给男人三次出轨的机会,总得给男人一包烟钱,总得给男人抽一支烟的时间。同行哗然。我说,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我的女主人公在小说里对着清晨的阳光,手捧一杯咖啡,淡淡地说出这句话来,那时阳光正好,新的一天正刚刚开始。

  那除非是双廊的阳光。同行说,只有双廊的阳光,才能让人在面对伤害和背叛的时候,仍然安之若素。

  双廊的阳光原来可以疗伤。双廊的阳光有什么不一样吗?作为大理人,常常为大理的阳光感到自豪。大理的阳光清澈而温暖,在古城,似乎更显厚重,仿佛粘带着古城的历史文化气息。双廊的阳光也许更清淡,落在海里就是淡淡的蓝,落在朴素的屋顶就是浅浅的灰,落在渔家小院就是斑斑驳驳的一地铜钱,那是多树的小院一丛丛绿荫的杰作,更是生活对家家植树户户养花的大理人最好的回馈。

  海风拂过,怕痒似的,阳光在海面在院心晃动不已,笑得花枝乱颤,像一群精灵,光着脚尽情歌舞。这就是阳光海岸的阳光,眼前多树的南诏风情岛像一条绿色的毛毛虫,悠然浮在海面,有种绿色的柔软。一艘船驶进视线,又渐渐远离。阳光下,客栈主人杨慧军给我们讲述了一百艘木船的故事……

  在双廊,每一艘木船都写满故事,那些故事包括渔民在洱海打捞生活的艰辛,在海上与不测风云斗智斗勇甚至牺牲的沉痛,如诗如歌,如泣如诉。很多年以后,那些木船终于在时代前行的步伐中,结束了历史使命,退出洱海捕鱼的舞台,被洱海的儿子杨慧军改造成木桌,条椅,横陈在阳光海岸的悠闲里。一块块曾经造船匠人精心打磨的船板,饱经一年年洱海水浸泡的船板,铅灰淡雅的船板,沉甸甸的船板,在一个对木船有着深厚情感的人眼里,就是最亲密的伙伴,最舍不得的宝贝。

  当最后一艘木船在视线里消失,和很多渔民一样,自幼与爷爷驾船出海,数月漂在海上的杨慧军无法割舍对木船的情感,那是一种对母亲的情感,对家的眷念,于是一个念头油然而生:请人建造一百艘小木船。

  一百艘小木船就是一百个远航的梦想,一百首浓缩的诗篇,一百支深情的渔歌,安置在阳光海岸的院子里,窗台上,阳台一角,甚至茶几就是一艘小木船上头平铺一块方形玻璃……就这样让木船挤满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让木船在生活中触手可及,让木船成为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。一艘艘小木船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一起,仿佛一片月光的召唤,就能让它们远航!

  木船是中国特有的五行中木和水最完美的结合,木船意味着漂泊,意味着与水的战斗,意味着与命运的抗衡。每一只木船都是一首沉甸甸的史诗!

  吃饭了,倚靠着厚实的船板,品评着挂满小院的古老渔具,再看一桌子酸辣鱼、煎乳扇、红烧猪蹄、芋头煮海菜……阳光海岸的渔家菜,土香土色得让你怀疑正越来越深地陷入多年前的渔家生活。隔海一尺的叶子花饱醮阳光,紫得诱人。一枝,两枝,垂得低低的,低低的,一直垂到吃饭人的耳畔,像是有什么心事,要和人倾吐……


  • 官方微信